AD

70码

湖南宁乡籍02级通信谭卓学长被飙车党撞死 

杭州富家子弟胡斌飙车撞死浙大毕业生谭卓

(新闻专题网址 http://70km.org  请协助编辑此页或顶本页,提供相关线索请在twitter中使用 #70km 这个标签或发邮件到 zuola.com@gmail.com 由于网上有消息称“在媒体工作的同学说杭州所有媒体接到命令,不能做后续报道“,请大家转发此网址,直到被和谐也不放弃我们微弱的努力。教育网请传播这个地址:https://docs.google.com/View?docid=dggh5mp6_60gr5grfcm    )

  • 2009年5月7日20时05分左右,年仅25岁的浙江大学通信专业校友谭卓在杭州文二西路过马路时,在斑马线上被自东向西疾速行驶的三 菱跑车撞起高达五米后落地,送至浙江省同德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肇事者胡斌为杭师院体育系大二学生,事故发生后肇事者及同伙态度和行为相当恶劣。目前事故仍 在处理中。
  • 杭州漂移族富家子8號晚八點多駕三菱EVO撞死人(浙大畢業生),事后其狐朋狗黨(保時捷、法拉利)嬉笑著在現場圍觀。警方次日發布會上稱肇事車輛當時時速只有 #70km ,此數據并非交警經過查證獲得,而是僅從肇事者同黨口中獲知,當場被民眾、記者質問得含糊以對。 網友根據肇事者車牌在網上查得其曾多次違章、超速。傳聞肇事者次日已被保釋!9號晚上大批浙大學生及杭州市民到事發現場悼念死者,并抗議杭州交警執法不力。當局封鎖消息,有傳因為肇事者家人花了錢(巨有錢),也有傳是因為54剛過64將至,當局恐懼學生聚集
  • 2009年5月7日晚8时,一位据传前往电影院观看电影《南京!南京!》的25岁年轻人谭卓在穿越斑马线时(警方事后称不确定是否在斑马线上)被一辆狂飙的三菱跑车撞飞,抢救无效后死亡。市内飚车、富家子弟、大学生…事件发生后,引起网民的强烈愤慨,肇事者胡斌的车牌、身份证、住址、手机、身份、父母亲职业及个人照片皆被网友人肉搜索出。网友还从交警网站中发现肇事者有过前科:2008年12月他曾在限速120公里/时的高速公路上跑出210公里/时。 2009年5月8日,警方向记者通报情况时说飙车的车速只有70码,引起网上争议和怀疑。 谭卓的同事现在在寻找事发当天目击到现场的证人,希望可以联系到他们,想知道事情到底是不是今天交警说的那样!人们纷纷质疑70码的速度能将这个小伙子撞到5米多高20米远。 2009年5月9日,网民记念遇难者谭卓的网站出现,http://70yard.com/ ,网上悼念 http://lifeall.com/mem/6400/main.ahtml的总访问人数: 81583人次,总祭拜人数: 5307。另一个新闻专题网站也应网友要求而建立http://70km.org 。 2009年5月10日,谭卓同学的追悼会于杭州市殡仪馆举行。 杭州都市快报:文二西路“5·7”交通肇事者胡斌被刑事拘留 杭州交警寻找更多目击证人 市领导要求对肇事者依法严处 并要求痛下决心彻底解决违法超速行驶问题  肇事者父母昨傍晚去见死者父母 2009-05-10

更多相关消息请移步这里

「為什麼我就是楊佳」

   2008年12月5日下午,我在家里上网看了几个小时的关于”杨佳案”的文章以后,找来一块薄薄的瓦楞纸板,用毛笔沾墨汁在上面写了”我就是杨佳”5个字,并自己举着这纸牌对着镜子,用数码相机拍了几张照片。6号,我把其中的一张照片经过缩小处理,贴在了我的个人博客。    这个网络举牌的动作,是一个持续的举牌行动的开始。从那天起,我就在自己的日常生活范围内,经常性地携带着这张写有”我就是杨佳”字样的纸牌。我举着牌坐公交车、坐地铁、坐出租车;举着牌去超市买菜、去中关村购物、去香山远足;我举着牌去宋庄看影展、去建外SOHO参加活动、去798艺术区上班;我也几次举着牌到中戏旁边的蓬蒿剧场参加”焚琴煮鹤”的演出活动。       为什么”我就是杨佳”?    关于杨佳案,和我所知道中国的无数案例一样,都是雾中风景,可能我永远也看不到真相。真相不是不存在,或者人们不想知道。恰恰相反,一直有人在持续地追问真相,也一直有人试图揭开黑幕一角,放真相出来。但那只曾无数次出现的黑手再次出现,蛮横地将真相绊倒,五花大绑,快刀肢解,碾成齑粉,扣上黑锅,遮上黑幕;再放出一团一团的黑雾,遮天敝日;又纠集如蝗的五毛党,迅速地刷新视听,把真相打入十八层黑牢,不见天日。和遇罗克、林昭、右派分子、民运学生、孙志刚、郭飞雄、胡佳、王力雄、上访者、黑窑奴、太石村民、结石婴儿、蚁民、乌鲁木齐大火烧死的学生和老师、四川地震中死于腐败的学生、沙兰镇洪水淹死的小学生……一样,中国人生活在奴役和黑牢中。在我1971年5月31日来到这个世界以前,那只黑手就已经在疯狂运作了。由于黑手的遮敝,我消耗了30多年的生命和精神,才逐渐地接近到一点事物的真相。而这一点接近,仍需付出极大的耐心、决心、勇气、毅力和技术手段。这使我的生命充满悲哀:以为自己生而为人,可到了37岁时才发现自己生而为奴,生在一个900多万平方公里的巨大囚牢里,被黑暗笼罩了半生,并且可以预见的仍将生活在黑暗中,不知何时能得解脱,获得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自由。    杨佳案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折点,杨佳之死带给我严重的生存危机。我失去了对这个社会最后的一点信任和信心,彻底丧失了安全感。这个危机不是突然爆发的,而是逐渐累积形成的:从孙志刚到于宙再到杨佳,每死去一个普通的青年,我的安全感就随之丧失一些,直到彻底没有。 杨佳案是检验中国社会最有力的证据:    从一个普通的青年,到一个受了冤屈和侮辱的人,到一个申诉无门的维权者,到一个以暴易暴的刀客,到一个被”依法”判死的罪犯,时间那么短,情节那么简单直接。杨佳和怀疑他偷车的警察之间,杨佳和被杀死的警察之间,没有什么直接的利害冲突,只是很小的事,导致了惨重的结果。杨佳母亲的遭遇更加让我绝望:一个清醒的正常人,一位合法公民,被失踪、被改名、被关押在精神病医院、被强制治疗,而且是以国家政府、以执法者、以法律、以正义的名义实施的。而这也不是个案,中国有数不清的上访者、维权者,他们都曾经是普通的中国人,都因为权利被侵犯而受屈,都申诉无门处处碰壁,都被或明或暗地判为违法分子,都陷入过绝望……    是什么样的社会、怎么样的魔鬼培训,才可能把一个热爱生活的普通青年,在短短的9个月时间里培养成慨然赴死的冷血杀手?这样的社会,一定不是人的社会,而是吃人的社会。不但吃了杨佳,也吃了6名警察,吃掉了我对国家、政府、法律、正义、公理、道德仅存的一点幻想。是什么样的社会、怎么样的社会法则,才可能以执法者的名义让一个合法公民莫名失踪,把一个饱受打击、处于悲痛之中的母亲,一个清醒的正常人骗进精神病院秘密关押强制治疗128天?这样的社会,一定是疯了的社会,是清醒者无从安身立命的社会。当林昭那样的觉醒者给我们照亮了黑暗的时候,我们闭上了眼睛,所以今天我们仍然生活在黑暗中。杨佳的母亲她真坚强,面对整个疯掉了的世界,仍能保持清醒、保持理性,仍能保持抗争的勇气,了不起。    一个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性、丧失了人类最基本的尊严、丧失了最基本的秩序的社会,必然是孽生罪恶、邪恶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不为人,每个人都将濒临绝境,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所有人都是社会杀人的牺牲品,所有人又都是杀人社会的维护者。    我不认识杨佳,但我和他一样,喜欢爬山,骑自行车,抗拒被警察无端拦住查看证件……杨佳遇到的,有些我也遇到过;有些没遇到,但我相信发生的可能性和必然性:比如警察打人,我没遭遇过但看见过,我相信警察会对平民施暴,就象我相信刀子捅进大腿会造成流血一样。警察和刀子一样,都是一种暴力工具。在这个由暴力集团控制的社会里,暴力工具绝对不会只是摆设。这既是经验的也是本能的,有大量的照片、视频、文字、和事实可以佐证。    我和杨佳一样,是这社会里最普通的一员,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在被权力侵犯的时候投告无门,只能做出绝望的挣扎。举牌这个行动,是我在濒临绝望的时候,在公共空间进行的个人表达。举牌有抗议的意思,因为沟通的困难,我只好上街举牌,举给那个高高在上的要抗议的对象。举牌也有一种决断的意思,因为退无可退,我必须要付诸一个简捷直接的行动,使自己在持续的被施暴过程当中暂时挣脱那种日常的无可奈何、逆来顺受处境,以证明自己还活着,还能对强暴做出反应,还没有成为一块纯然的行尸走肉任人凌辱。举牌也有平常的意思,一个平常的人,在他的日常生活当中,手里拿了一块写了字的纸牌子,就象穿了一件写了字的文化衫,或者戴了一顶写了字的帽子一样平常,不需要付出太大的勇气,也不必承担太大的风险、付出太大的代价。举牌是一个出口,是我作为成年人在理性思维指导下的正常举动,这使我免于走上极端的道路。       我把”我就是杨佳”看作是一次测量行为,列入我的田野调查计划”声学测量”系列。所谓”声学测量”,是通过一系列测量工具和测量行为,对人的话语权、话语方式以及在公共空间内的权力关系进行测量。简单地说,就是看看人们在说什么话、在哪儿说、怎么说以及说话者之间的相互关系。    “我就是杨佳”准确地定位了我和这个社会、和身边的人们之间的关系,测量了作为个体的”我”在生存空间的真切现实。       在我有生之年,我会一直对杨佳案的真相保持关注和追问,直到真相大白或我的生命终结。因为这件事的真相一日不能大白于天下,我就一日不能信任这个社会,我就一日无法在这个社会中安身、立命。 杨立才 2009.1.11

元旦广州爆大规模群众示威

继12月30日的示威活动之后,12月31日晚和1月1日晚广州市天河区骏景花园西门再次爆发大规模群众示威。特别是12月31日新年夜,到场群众约有两千人,一边擂鼓,一边抗议,期间有人喊出”打倒G_C_D”、”打倒法西斯”、”打倒日本鬼子”、”滚回日本去”等口号,政府紧急出动上千名防暴警察,强行驱散群众,没收了万名业主签名条幅,抓走了五名业主,其中四人在写了保证书后于1月1日凌晨被释放。1月1日晚的示威活动中又有几名业主被抓,目前人数尚不得知。此前,还有三名被抓业主未被释放。 据在场业主介绍,现在警察抓人越来越大胆,只要喊一句口号就有可能被抓,多名业主已受到警察登门警告。众多保安就驻扎在骏景花园西门对面宾馆六层,群众示威队伍中也有不少便衣秘密拍照、录像,一不小心就会落个扰乱社会秩序或是破坏公共财物的罪名。 记者采访时,示威活动仍在继续,群众的呼声正此起彼伏。 广州骏景花园业主继续大规模抗议建变电站 民生观察2008年12月30日率先报道了广州骏景花园业主因不满在小区内建高压变电站的消息,今天我们又获悉,2008年12月31日、2009年1月 1日,骏景花园业主采取行动继续大规模抗议建变电站,其中12月31日晚参与抗议的业主达到二千多人,而警方则大量抓人。 据了解,12月31日晚上刚开始就是几十个业主带着小孩子,去向政府继续表达业主们的心愿,后来人越来越多,达到二千余人,业主们拉着有一万多业主签名的横幅,与现场数百警察对峙。当时业主们一边擂鼓抗议,一边高喊口号。警察则强行驱散群众,见到”出头”的业主就抓。当天,有五名业主被抓,一号凌晨有四人写下保证书后才获释。 有业主写道:”看到当时的场面感觉非常心寒。消防车、救护车、警车,数百名警察保安,坚固的盾牌、乌黑的警棍、高大的狼狗,对着手无寸铁的小区居民。有一种感觉,感到被强暴、被凌辱”。 据骏景小区的业主吴女士告诉我们,骏景小区有八千户业主,居住了数万人。由于待建的骏景变电站离最近的住户房子不到十米,离小区内的中学不到十五米,2006年业主们就反对建该电站,认为该电站的辐射损害健康。 业主发贴: “穗宣”对骏景花园变电站事件报道的混乱和不实 大宣传直幅已被剪断 媒体报道: 搜狐关于骏景变电站的报道,称业主是暴民 香港有线电台称骏景小区变电站离居民楼距离太近,香港专家建议至少增加3倍以上的距离,否则会对人脑、对孕妇产生影响!

方振宁:希望各慈善基金每周公布资金使用动向.

from mindmeters思维的乐趣    
希望各慈善基金每周公布资金使用动向.请大家转发 一天,有两个中江县红十字会的人来我们(成都制药一厂)这里购买了1万多元的救灾药品,但要求开5万多元的发票,我们没有答应,结果由隔壁通化一家药厂经营部开给他们了 这些人渣!!按照国家规定,所有捐款到了基金会,按照现存法律他们可以扣10%作为行政经费,所以几十亿捐款已经有几亿元被合法拿走!不信可以问问身边的基金会的人.那么,剩下90%的捐款,采购的物资是否按照市场最低价格 是否按照批发价采购帐篷的时候是50元还是500元 谁能知道呢? 我们的媒体和广大市民,现在应该要求公布每天的采购清单了!别再单方面公布捐款清单,我们要知道采购清单!几十亿元每天的使用动向!!是中国人的,请转发! 如果民众都没有努力监督政府 那么政府有腐败现象 也有公民的责任 公民的监督是防腐的关键,我们希望各慈善基金每周公布资金使用动向.请大家转发

为四川灾区同胞捐款

目前在淘宝通过壹基金为四川灾区人民捐款总额已达到:     早一点到达,多一点希望。 捐款给壹基金

彩蝶计划 第0002号梦想:孩子们的礼物

   
我们曾经都是孩子,我们都有很多奇怪的梦想。梦想在一些特殊的日子获得一份礼物。 但是,在生活面前,这些身处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对于他们 这只能是一种奢望,在他们的生活中,没有新年,没有六一,没有生日…… 本应该是纯净明媚的天空,本应该是洒脱快乐的童年……,彩蝶计划第0002号梦想:孩子们的礼物,只是想借助我们的力量和爱心 (具体事宜请移步这里)



 

 

你的点击并不会为Hexy带来太多收入。
但它也许会为你提供更多你所感兴趣的内容。